首页 财经要闻 法治新闻 热点导读 舆情传真 国土环保 医疗卫生 安全交通 权益保障 文化教育 时尚旅游 产经科技 地方县域 消费315

黑龙江齐齐哈尔:为下属农村合作社代购柴油的张海鹏缘何被判三年?

2018-05-03 14:19 来源:未知

 张海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位普通市民,他参与经营管理的“关东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联社”的下属合作社有三十多家,可是,只因他为下属合作社提供代购农资柴油这项服务,被当地公检法认定为犯了“非法经营”罪,并判处三年的有期徒刑。

   张海鹏的案子在黑龙江乃至东北影响很大,因为,媒体已铺天盖地的三次进行了报道。而他本人,自从进入看守所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只为弄清一件事,那就是,他为下属的农村合作社提供代购农资柴油的服务,收取的只是服务费,并有相互间的合同为证,当地的公检法为何死死认定他犯了“非法经营罪”?两年多来,他几乎翻遍了相关法律法规,都没有找到一条能给他定罪的理由,但是,法院还是判了他三年的刑期。这个案子从黑龙江省依安县人民法院下达一审判决后,张海鹏不服,又上诉到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这家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结论发回依安县法院进行重新审理,但是,这个没有补充到一点点新证据的重审案,从3月27日审到28日还没有审完,最后在一个月之后的4月24日,并且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接着审理完毕。

   张海鹏自己说,无论到什么时候到哪级法院,他都肯定是无罪的。但是,他的案子的重审刚刚审理完毕,这次的重审,会维持原判?还是定他无罪?在目前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有一点,不管是张海鹏的家人,还是他的律师,根据这次重审开庭的情况,都相信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这次重审,焦点主要体现在三大方面。
 
   指控是否有效?
 
   在黑龙江依安县及齐齐哈尔市的司法系统,张海鹏这个名字,可谓“名气不小”,原因很简单,他的案子很是特别,且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用所有的时间来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黑龙江依安县公检法三家,如何硬给他定上个“非法经营罪”?

   在齐齐哈尔地区,张海鹏作为高层管理者的“关东大地联社”有下属三十多家加盟合作社。两年前,他按合同为这些家下属的农村合作社购进低于加油站价格的农资柴油,这种行为受到齐齐哈尔包括各县领导的称赞,当地党媒还以《“社员供油站”一年为农民降1.4亿元成本》、《合作社储油站改变了农民储油老习惯》等为题,报道了关东联社整合各类涉农资源为农民做出的大好事,可是,他的这个行动,却惹怒了齐齐哈尔市依安县的警方,先是没收了张海鹏在依安县下属合作社的柴油,还将张海鹏抓了进去,最后还以“非法经营罪”,判了他三年的有期徒刑。

   从事发到被判刑,张海鹏和他的下属的合作社从来没有屈服过,这个事件一时也成了媒体的焦点,各大媒体先后以《黑龙江齐齐哈尔:为下属合作社代购柴油者缘何被判刑?》和《黑龙江齐齐哈尔:为下属合作社代购柴油被判刑案二审开庭》等为题报道此事,一时间在国内产生了很强烈的反响。



   在当今,张海鹏的这个行为,无疑是为当地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现代农业的发展率先迈出了一大步,更是落实十九大精神、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也许基于此,半年前,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依安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撤销,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这家法院对此案重新审理。

   该案一点也不复杂。首先,“非法经营罪”前题是首先要由工商等有关行政主管机关做出认定,然后还得有“经营”及“非法所得”这两点,几次开庭在检方的举证的所有“证据”中,无一能够体现。还有,张海鹏的这个做法,在黑龙江乃至东北,都是首开先河的,所以,他在从事这种服务之前,征得了从齐齐哈尔到黑龙江省多个部门的文件及口头许可,并在齐齐哈尔市多个县先行,政府和广大农民大为叫好,可是,最后到了依安县这个地方,他却折戟了,出来“执法”的是这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及当时“中国石油”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外人一看就明白,这张海鹏动了人家的奶酪,借政府部门来收拾当然理所当然。

   从没收了他下属的合作社柴油这一天起,他就不断地上告,说为自己维权,实质上他在到处告依安县警方违法,但很快得到的结论是他犯了“非法经营罪”被投进看守所,很快又被判了三年刑。

   张海鹏这个东北汉子,骨子里属愈挫愈勇的性格。他说,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为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而维权,到了后来,已成了对公检法凭自身的权力明目张胆、肆无忌惮违法行为进行抗争,或者叫战斗,且一息尚存,战斗不止。

 

 


   因张海鹏的事,记者曾多次去黑龙江依安县进行调查采访,在庭审和报道此事当中,记者的感觉是同张海鹏本人是一样的,那就是,检方的指控与事实出入很大。张海鹏在庭上几次表明他的观点:“系精心制造的证据绝无法定效力,深刻折射出本案背后存在显著团伙恶意指控,我本人所掌握的其他书证和人证也能证明此事实的存在。”
 
   公安机关违法办案?
 
   在3月27日的重审开庭庭审中,张海鹏的从北京来的的辩护律师直接指出:“检方的所有举证都是无效的,因为,即便张海鹏犯的是‘非法经营罪’,也不该由县公安局治安警察大队(以下简称治安大队)来办案,因他们没有这个权力。”

   事实也真的如此,在我国多年的司法实践中,警方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案卷号都是以某某(刑)字为代号的,不管是经济犯罪还是刑事犯罪,都是用这个固定的格式,治安大队发现是刑事案子时,一定要移交的。可是,这个案子,这个县的治安大队不仅没有移交,自己全部办了下来,还自己发明一个某某(治)字代号移交到检察院,检察院也没有过问,甚至没有看,就直接到法院进行公诉了,法院也按检察院的“指控”下达了判决。

   调查中记者得知,在中国,有些落后地区因警力不足,多年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但前提是受公安局长的指派并由公安局局长签字,而这事发生在今天的齐齐哈尔市,就不能不让张海鹏及他的律师做出指责。

   其实,在黑龙江省这个依安县,治安大队办理此案,前提只有一个,就是张海鹏之个案最早治安大队移交给经侦大队时,经侦大队没有给立案,说“经调查不够成犯罪”,可是,“你经侦大队不办的案子,我来办”,于是,这治安大队就办起了张海鹏这个“非法经营”案。

 

 
   在庭审当中,张海海鹏的律师几次在庭上提出治安大队办案是“违法”的,他的理由有三:其一,依安县公安局设有经济侦查大队;本案理应由经侦大队受理并进行侦查。其二,非法经营罪是经济类犯罪案件中最普通的案件之一,不具有特殊性。其三,没有证据证明经济侦查大队无警力或无能力办理本案。其四,经济类犯罪案件对侦查人员经济法律、法规的掌握以及市场经营方式等知识的了解掌握要求很高。不是任何一个民警都可以办理得了的。比如本案。办案民警根本不知道《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为何物;不知道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其成员享有什么权利;分不清什么是农业生产资料;什么是代购什么是经营等等。
 
   被告是否有罪?
 
   张海鹏抗争了两年,终于等到了这个“发回重审”。

   这次的庭审与往次有很大的不同,一任张海鹏为自己随意的辩护,法官们一直都不去打断他。但是,审了几次,这次又没有一点新证据的开庭审理,近两天时间也没有审完,最后竟然改在了一个月之后的4月24日接着审理。

   这个县法院的开庭案子是不多的,尤其刑事案,可是,为什么一桩没有审理完的案子竟能拖上一个月呢?张海鹏的律师估计,法院和检察院要对律师及张海鹏本人提出的多个问题做出准备,以免在庭上再被动甚至检察官都被问得哑口无言。但是,到了一个月之后的4月24日,检方还是没有任何能指控张海鹏有罪的新的证据。

   每次开庭都是戴着手铐脚镣的张海鹏,从他的目光及语言中可以看出,他不仅仅相信自己无罪,从他被抓到几次开庭,事实也真的如此,他说他就是无罪。

   针对这次的重审,张海鹏的家人比喻他们这两年的行为,很像一出新的《杨三姐告状》,终于打出来个“开官验尸”,他们想要的结果就是通过法律手段,断定张海鹏无罪,并能重回到他的岗位上去。

   几次庭审中,张海鹏的几位律师都坚定地认为,他和下属合作社签订的《惠农农资产品供应服务协议》合法有效。关东联社代购柴油的服务行为合法。理由是:柴油是商品(产品),也是消费品;柴油是许可销售(经营)商品,是非易制爆危险化学品,国家未限制许可购买,也就是说对于柴油,个人、企业均可购买。个人、企业等购买柴油的形式,可自行购买,也可委托他人代买。关东联社为成员购买柴油是一种代购服务行为。因为,有《惠农农资产品供应服务协议》约定,关东联社为成员提供代购柴油服务。代购形式是以关东联社的名义购买。关东联社在协议中约定了柴油经营商及运输商,该经营商及运输商有经营柴油和运输柴油的合法资格。

   张海鹏也说,他自身经营是遵循法律和法规的,从公诉人所举证据缺少有效证据依据的支持;二审的裁定书已明确否定了公诉人两次相同证据体系的意见结论;等等。从这些方面,他都会最终别无选择的认定自己无罪。同时,他也相信,法院会依法做出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公正裁定。

   近几年来,齐齐哈尔市从市长到市委书记,已有近十个人被“反腐”了。对于张海鹏而言,这两年多的路走得实在是太艰难。通常,司法被认为是权利最后的救济,正义最后的倚仗。可是,当权力一旦失控,权利溃败就会一溃千里。综观张海鹏的遭遇及几年来黑龙江依安县发生的系列事件,已不独是一个公民权益如何步步失陷,并最终步入全无保障境地的链条,更是一个公民权利面对公权力时的真实图景。在这其中,如何保障司法的独立性,如何为权力设限,如何以权利来制约权力,仍是虽失之于老生常谈,却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

   黑龙江依安县及齐齐哈尔市,如果还如此下去,还将出现多少个张海鹏?(孙学友  文并摄影)

来源:黑龙江齐齐哈尔:为下属农村合作社代购柴油的张海鹏缘何被判三年? - 国内 - 新辽网  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503/4070.html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