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法治新闻 热点导读 舆情传真 国土环保 医疗卫生 安全交通 权益保障 文化教育 时尚旅游 产经科技 地方县域 消费315

福建一黑恶势力很猖狂 公然入室抢劫检方不批捕

2018-05-28 20:58 来源:未知

五次打砸工厂未被追责,受害工厂老板反被刑拘。近日,媒体以《工厂遭打砸老板反被抓 福建长乐一黑恶势力很猖狂》为题,报道了福建长乐这个以林群为首的黑恶势力长期为非作歹事件,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网友纷纷对该黑恶势力的恶劣行径表示谴责。

无独有偶,同一黑恶势力团伙,在福建龙岩武平县公然入室抢劫。受害人报案后,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将林群等人刑拘,结果在向检察院报请逮捕时,检察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而放人。

内部人士称,检察院之所以不予逮捕,是因为警方在报捕时故意隐瞒大量案件事实和证据所致。当然,其背后的“保护伞”才是关键。

凌晨4点入室抢劫

抢走31万现金捏造410万欠条

2017年6月2日凌晨4时许,涉黑头目林群带领十几个手持刀具、棍棒等凶器的歹徒,潜进了龙岩市武平县达沃机械厂,踹开法定代表人林文钰宿舍的房门。

瞬间,数名歹徒将林文钰摁住,并对其拳打脚踢。接着,歹徒们押着林文钰,来到工厂承包人魏兴日的宿舍,将房门踹开,扑上去将熟睡中的魏兴日就是一顿狂揍。

在砸门、暴打魏兴日的过程中,睡在隔壁房间的刘秋贵被惊醒了。刘秋贵提着裤子出来,看到歹徒们对挣扎中的魏兴日不断拳打脚踢;他本想上前劝解几句,不料还没等他开口,也被这伙人给控制住了。

随后,林文钰、刘秋贵二人被关进了魏兴日的房间,并由六个手持刀棒的歹徒看守着,手机等通讯工具全部被搜走。其他团伙成员将提着裤子的魏兴日架到工厂办公室,接着团伙头目林群拿出两张打印好的《欠条》,逼迫魏兴日签字。

魏兴日说,我没欠你们的钱为什么要签字?这不是抢劫吗?魏兴日话音未落,其中一名歹徒上前对着魏兴日就是几拳,并威胁称“如不签字要考虑后果”。

几个歹徒凶神恶煞,摆出一副要命架式,这让魏兴日非常害怕,如果不按他们的意思去做,很有可能连性命都保不住。于是,处于极度恐惧当中的魏兴日,只能在林群提供的两张所谓的“欠条”当中,按林群的意思一张填了110万元,另一张填了300万元,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林群等人又逼迫魏兴日打开手机。当发现魏兴日手机银行账户里还有31万余元现金后,林群又逼迫魏兴日将该款分四笔转到他指定的银行账号。转款成功后,林群立即打电话给妻子,让妻子将上述款项全部转移。

后因农商银行转帐限额原因,被林群抢走的其中14万元,于早晨8:30时许被银行退了回来。因此,该14万属于意识以外的原因,导到林群犯罪未遂;而犯罪既遂的金额,达到17万元。

林群等人的暴力活动,致使受到惊吓的工厂员工王喜芳直接躲藏了起来;躲掉的王喜芳,给在外面居住的员工钟胜华打电话,但钟胜华没有及时接到。当钟胜华给王喜芳回电得知情况并及时赶到工厂时,林群等人才匆匆离去。此时,已是早晨6:30时许,林群等人已完成作案并达到了目的。

以林群为首的歹徒们离去后,恢复自由的魏兴日等人当即报警,并立即查看了工厂的监控录像。

但奇怪的是,在林群等人的作案过程中,工厂的监控设施却处于关闭状态。但案发两小时前的录像显示,一名陌生男子从工厂大门悄悄溜了出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后经公安机关对监控总开关处留下的神秘指纹进行鉴定,调查后发现,原来关闭监控设施的人,系林群事先安排的团伙成员孙金华所为。录像当中显示的孙金华,在从工厂大门溜出去后,又从邻厂翻墙潜入达沃机械厂,实施了关闭监控设施的行为。

民警秘会凶手家属

黑恶势力成员被抓了又放

魏兴日被林群等人入室抢劫后,他和同事向警方报了案。

2017年6月3日,武平县公安局给魏兴日送达《立案告知书》。告知书表明,警方是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林群进行立案的。

“我们当时是以‘抢劫’报的案,但龙岩武平县公安局却将该案定性为‘非法拘禁’。”魏兴日感到十分疑惑。

警方立案后,于 6月15日将作案的林群等人抓获归案。

“林群被抓后,他的父母、妻子天天跑到我家,哀求我们放过林群。”魏兴日的母亲李女士告诉《深海内参》:“他们同意将所欠的钱及转走我儿子卡里的17万元全部归还,条件是我们必须出具《刑事谅解书》”。

李女士还说,后来,在当地名望较高的李志雄、陈克建、曾金华等三人的主持和见证下,机械厂财务与林群家人进行了对账,其结果是扣除魏兴日的承包费后,林群还反倒欠魏兴日货款240多万元。

与此同时,林群使用暴力逼迫魏兴日签署的、总金额为410万元的两张《欠条》,魏兴日于6月17日向武平县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之诉,后因警方的刑事立案而中止审理。

结算后魏兴日不仅不欠林群的钱,反是林群反欠魏兴日240万;林群的恶劣行径使魏兴日的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且林群家属未将抢走的钱款退回来,因此魏兴日不肯为林群出具《刑事谅解书》。

但奇怪的是,在林群的家属没有向魏兴日付款,魏兴日方也未出具《刑事谅解书》的情况下,林群竟然被摇头摆尾地放出来了!

“我们有理由怀疑,林群的家人找关系将办案机关给摆平了。”本案受害人之一、机械厂法定代表人林文钰猜测道。林文钰还说,他于7月21日接到该案承办人刘建军的通知,让他去县公安局做笔录;约下午3时许做完笔录出来,他发现林群的母亲、妻子和一个疑似律师的人开车到公安局。

“因那几天有传言称林群可能会在被刑拘的14天后获释,我心想她们是不是来接林群回家的,于是就在不远处观察。”林文钰说,“等到晚上7点多时,林群家人从公安局出来后去宾馆开房,接着又返回公安局,那个律师模样的人再次进了公安大楼,林群的母亲和妻子则在车子里等。大约晚上8点半左右,来了一辆车牌为“闽F GB190”的白色新款捷达轿车,从车上下来的一名男子来到林群母亲的车跟前,大概聊了半个小时左右才离去。聊天结束后,林群母亲及妻子就走进了公安大楼。十分钟后,刘建军出来,警告我不要对林群的家人进行盯梢”。

被刘建军警告后,林文钰于晚上21:40时左右离去。

“后来我们了解到,与林群妈妈私聊的是武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钟大队长,而“闽F GB190”白色捷达车正是钟大队长的车。”魏兴日的母亲李女士告诉《深海内参》。

此外,受害人魏兴日称,7月4日,他去刑警队做笔录时,案件承办人刘建军一直做他的思想工作,跟他交谈了两个小时,要求放过林群,说是武平法院的人找他,要求帮忙协调。刘建军还说,林群的代理律师林丹有要求,问魏兴日“被林群抢走的那17万还要不要?”

魏兴日感到疑惑,便问刘建军,案件还没到法院,为什么法院的人会参与进来?但刘建军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一直问魏兴日有什么要求,他去协调。魏兴日拒绝了刘建军的协调请求,称只要求公安机关依法办案就行;刘建军对此很生气,当即叫魏兴日走人。

据了解,林群委托的代理人,为福建辉扬律师事务所的林丹律师,其父亲为原福建省委党史办主任。

结果,在受害人魏兴日等均不同意调解、且被林群抢走的17万赃款、逼迫签字的“欠条”均未退回的情况下,林群于当天即7月21日,就被从武平看守所放了出来,直接回长乐去了。

“我们委托律师向武平县公安局交涉,刑侦大队说是因为检察院不批捕,他们只能放人的。”魏兴日母亲李女士说:“我们去问武平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是‘证据不足’”。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31条第一项‘侦查人员违反规定会见本案的当事人及其委托人’的规定,武平县公安局相关人员涉嫌违法违纪,徇私枉法!”李女士称,针对武平县公安局办案人员违规私自会见犯罪嫌疑人近亲属,导致办案失职等问题,她已经委托律师向有关部门发出《控告书》,要求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法学专家:

应当以入户抢劫追刑责

针对林群等人的所作所为,法学专家指出: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的所有人、保管人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月6日发布的《关于审理抢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关于“入户抢劫”的认定中明确:“对于部分时间从事经营、部分时间用于生活起居的场所,行为人在非营业时间强行入内抢劫或者以购物等为名骗开房门入内抢劫的,应认定为‘入户抢劫’。对于部分用于经营、部分用于生活且之间有明确隔离的场所,行为人进入生活场所实施抢劫的,应认定为‘入户抢劫’;或在非营业时间入内实施抢劫的,应认定为‘入户抢劫’”。

被控告人林群及其同伙经过预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踹开被害人魏兴日的住所房门,把其他人员控制在魏兴日的住所后,再强行将魏兴日强行带到住所旁边的办公室,在非营业时间的办公室里逼迫魏兴日书写410余万的“欠条”,并强行抢走魏兴日银行卡里的31万元。

从林群等人的表现及造成的后果来看,该行为涉嫌“入户抢劫”,且数额巨大,情节恶劣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因此,侦查机关应按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四)项定罪量刑,依法予以严惩!

但就是这样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入室抢劫案,侦查机关却将凶手抓了又放。据知情人称,黑恶势力头目林群的社会关系极其复杂,不管是在长乐还是在武平,都有多名政法领导为其充当“保护伞”,因此林群每次作案要么没事,要么化险为夷。

那么谁才是这个作恶多端的黑恶势力真正的“保护伞”呢?

(钟和 /文)

来源:福建一黑恶势力很猖狂 公然入室抢劫检方不批捕 - 国内 - 新辽网  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528/4171.html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